当前位置:reidbook.com历史齐国两大权臣,崔杼和庆封最后什么下场?
齐国两大权臣,崔杼和庆封最后什么下场?
2022-09-21

齐国两大权臣,崔杼和庆封最后什么下场?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!

公元前548年5月,因为齐庄公与老婆棠姜偷情,齐国权臣崔杼就怒杀齐庄公,把持了齐国国政。

然而,崔杼虽然扳倒了齐庄公得以专政,却也没能得意多久。崔杼的祸患,还是来源于他与棠姜的婚姻。

崔杼与原配生下了两个儿子:崔成与崔强。这两个儿子生下后不久,崔杼原配夫人就去世了。因为参加棠公葬礼时看中了棠姜,所以崔杼又娶了棠姜来作续弦。崔杼与棠姜后来也生下了一个儿子,叫崔明。

崔杼是齐国公室之后,棠姜是齐桓公之后,两人都是姜姓,结婚原本就为周礼所禁止。不曾想,棠姜还不守妇道,居然与齐庄公勾搭成奸!为此,崔杼愤而杀死了齐庄公。可这次桃色事件之后,崔杼居然也没休棠姜,两人又安稳地过上了好日子。从这点来说,崔杼还是一位好老公。

棠姜与前夫棠公有一个儿子,名叫棠无咎。在母亲嫁入崔家后,棠无咎与舅舅东郭偃一起,为崔杼做事。

因为长子崔成天生就有残疾,所以崔杼舍弃崔成而将崔明立为嗣子。在失去继位资格后,崔成就请求把崔邑作为养老之所。崔杼一时心软,就答应了。

这时,棠无咎和东郭偃知道了此事,就竭力加以阻止:“崔邑,是宗庙所在地,一定得在宗主掌控之下!”崔明既然是嗣子,那么崔邑理应由崔明继承!

两人自然是为崔明着想;可是,这却惹怒了崔成与崔强两兄弟!我们两兄弟已经失去了继位资格,续弦之子居然连崔邑还要与我们斤斤计较!

气愤至极的崔成与崔强两兄弟找到庆封,求他帮手:“我父亲为人,是您所深知。他现在只听棠无咎与东郭偃二人的话,父老兄弟没人能插上嘴。崔明长大后,恐怕会对父亲不利,谨向您禀告。”

庆封听了,刚开始还不想干涉崔氏家事。但是,亲信卢蒲嫳(音撇)却提醒他:“崔氏是您的仇敌,上天或许要抛弃他了吧!现在崔氏家中生乱,您又何必替他担心呢?崔氏削弱,庆氏就强大!”庆封顿时清醒过来,马上就怂恿崔成与崔强两兄弟:“如果对老人家有利,就必须杀了他们!万一碰上了困难,我来帮你们!”

得到庆封支持,崔成与崔强信心大增。公元前546年9月,崔成与崔强两人就在崔杼家门外杀死了棠无咎和东郭偃!

崔杼听说棠无咎和东郭偃被儿子杀了,气愤地走出了家门。家人都惧怕祸事到来,纷纷作鸟兽散。崔杼怒气冲冲地叫人驾车,却发觉身边人都走光了——作为齐国执政卿,家中一生乱,居然人心涣散到这种地步,足见崔杼平时为人!

最后崔杼没办法,只得让马夫驾车、太监作护卫出了门。崔杼自觉家族将有大祸,便自言自语道:“崔氏如果有福,那么就让祸事降临到我头上就行了!”然后,崔杼就驾着车到庆封家去了。

父子有事,都去找庆封,却都不知庆封才是幕后的捣鬼者。

庆封一见到来访的崔杼,就热情地将他迎进了家门。得知崔成、崔强二人杀死了棠无咎和东郭偃,庆封故作大吃一惊:“崔氏与庆氏原本就是一家人,这些人怎么敢这样?我将为您讨伐他们!”随后,庆封就殷情地把崔杼安顿下来,马上命令卢蒲嫳率兵去攻打崔氏。

卢蒲嫳心领神会,立刻就带兵出发了。可是,崔成、崔强两兄弟顽强抵抗,让卢蒲嫳无功而返。庆封随即又发动国人助战,终于攻破了崔家大门,杀死了崔成与崔强,还把崔氏家人全部俘虏而走;棠姜听闻大乱,惊惧地上吊自杀了。

这时,卢蒲嫳才返回向崔杼复命,并驾车护送他回到了家。

一进家门,崔杼才得知家中已发生巨变:不但两位儿子被杀、老婆被人逼死,家人也被全部被人掳走!这个家已经被庆封给彻底毁了,崔杼哪里还有家可回?意识到上当受骗的崔杼,绝望地也在妻子旁边自缢了!

不过,崔杼不知道的是,他的小儿子崔明趁夜色躲入了崔氏墓地,逃过了一劫。第二天天一亮,崔明就逃往鲁国去了。

仅仅专政了两年,崔杼就倒台了。

从此,齐国政坛成了庆氏的天下。

然而,齐国政坛永远都上演着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的游戏。庆封靠阴谋灭了崔氏,转眼间,自己也被齐国其他家族给盯上了。

庆封执政后下令,如果逃亡齐人能报告崔氏余党行踪,就可回到齐国。因此,卢蒲癸回到了齐国。庆舍见到了卢蒲癸,非常宠信他,甚至把自己女儿嫁给了卢蒲癸。随后,卢蒲癸又将自己同党王何召了回来,也得到了庆舍信任,两人都成了庆舍的贴身侍卫。

庆封为人喜欢田猎,又嗜酒如命。在灭了崔氏后,他整日不理政事,把国政大权都交给了儿子庆舍。庆封自己则把老婆姬妾都搬到了亲信卢蒲嫳家,与他玩换妻游戏,整日花天酒地。每当朝中有了大事,大夫们就不得不到卢蒲嫳家去请示,结果让卢蒲嫳家成了齐国的朝廷!

庆氏专政,还不如崔杼!如此胡乱作为,不免有些天怒人怨。

按照惯例,齐国在朝中办事的伙食标准是每天两只鸡。可主管伙食的小吏贪小便宜,私下把鸡换成了鸭。负责端盘子的人知道了,又偷偷将鸭子肉吃掉,只剩下了鸭汤给送了出去。如此削减办公大员的福利,这下可惹怒了两个人:子雅与子尾。两人都是齐惠公之孙,为齐国公族,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这两人一生气,事情很快就闹得众人皆知。

庆封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。照理来说,这只是管理不善的小事,解释一下也就过去了。可庆封却将此事告诉了卢蒲嫳,卢蒲嫳就故意刺激庆封:“他们两人不过是禽兽,我能睡在他们的皮上!”被卢蒲嫳这么一激,庆封也就动了杀心,想要杀死子雅与子尾。

不过,为谨慎起见,庆封还是四处联络,征询齐国大夫们的意见。齐国大夫们纷纷表示中立,庆封才放下心来。不过,庆封此举相当于是告诉子雅与子尾,将要谋害他们性命了!

他没想到,自己从此就成为了别人的猎物。

公元前545年的一天,卢蒲癸与王何二人突然送来一副龟甲,让庆舍解读:“有人占卜进攻仇家,斗胆将龟兆献给您看看。”有机会在亲信面前发挥专长,庆舍极为高兴,接过来认真地看了会,解读道:“能成功,见到血了!”

庆舍作梦都想不到,这竟然是卢蒲癸二人为攻庆氏而占卜的结果!

卢蒲癸,原本就是齐庄公亲信。齐庄公虽然是崔杼所杀,但是崔、庆一体,庆氏也有份!为了替齐庄公复仇,卢蒲癸忍辱负重投入了庆氏家门,现在终于得到了复仇良机,已经与齐国其他大家族联合起来,准备要除掉庆氏了。

10月,庆封在莱田猎,陈文子之子陈无宇陪同前往。但田猎之旅刚开始,陈文子就以母病为由召回了儿子。作为齐国最大的外来氏族,这次倒庆氏,陈氏也是主力。这么着急地将儿子召回,陈文子是知道各方力量都已准备好,准备要发难了!

不过,就在这节骨眼上,卢蒲癸却突然遭遇了一大难题。妻子看出卢蒲癸行色异常,对他说:“有事情却不告诉我,必定不会成功!”在妻子再三盘问之下,卢蒲癸不得不将刺杀庆舍的计划说了出来。

春秋初,郑厉公的宠臣雍纠就因为将杀祭仲之事告诉了老婆雍姬,结果雍姬回家后就将阴谋告知了母亲,以致雍纠被杀、郑厉公被赶出了郑国!卢蒲癸妻子就是庆舍之女,杀庆氏一家的阴谋要告诉了她,还能成功吗?

卢蒲癸之妻听了,说道:“老人家性格倔强,如果没人前去阻止,说不定他就不会出来。我还是去劝一下他!”卢蒲癸对妻子极度信任,就同意了。这次,卢蒲癸会不会信错了人?

11月7日,鲁国将在太公之庙举行秋祭,庆舍准备亲自参加。就在这时,卢蒲癸妻回到家,告之有人要造反,劝他不要去。庆舍果然毫不在意:“谁敢如此?”然后,就大摇大摆地率领大量侍卫前往太公之庙去了。

见到庆舍动身,卢蒲癸等人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到了太公之庙后,卢蒲癸与王何仍然作为庆舍的贴身侍卫。其余的侍卫们则包围了整个宫庙,防止有人作乱。庆舍进入太公庙参加祭祀之后,因为庆舍的马性格太烈,容易受惊,侍卫们便脱下盔甲,将马绑了起来。

早有预谋的栾氏(子雅之族)、高氏(子尾之族)、陈氏(陈文子之族)、鲍氏(鲍叔牙后裔)让属下扮成优人,在太公之庙的街道上表演节目。庆氏侍卫们丝毫不觉有异,都簇拥在一起,一边喝酒,一边看热闹。优人们边走边表演,慢慢地就离开了太公之庙,到达了鱼里。庆氏侍卫也紧追不舍,兴高采烈地看热闹。见庆氏侍卫都已离开,栾氏、高氏、陈氏、鲍氏之徒就将庆氏侍卫们脱下的盔甲穿上,在子雅、子尾、鲍国、陈文子四人率领下攻,去打太公庙。

来到太公庙前,子尾猛得抽出大槌,砸了庙门三下,得到了信号的卢蒲癸立刻从后面以戈刺向庆舍,王何则用戈从前砍庆舍,一下就将他的左肩给剁了下来!巨变之下,庆舍右手死命抓住宫庙的椽子,将整座宫庙都摇得得震动有声!随后,清醒过来的庆舍拿起祭祀桌上各种容器就乱砸人,居然还杀死了几个敌人!庆舍之凶猛,由此可见!

最终,声嘶力竭的庆舍还是流血过多而死!随后,卢蒲癸、王何二人又杀死了陪同庆舍前来祭祀的庆绳和麻婴。

猛然间看到宫庙之内的惨烈血案,齐景公被吓得手足无措。鲍国赶紧上前安慰道:“群臣都是为了君王您啊!”随后,就让陈文子护送齐景公回到了宫中。

11月19日,从莱地打猎回来的庆封得到了叛乱消息,立刻率兵攻打临淄西城门,却没能攻克。不甘心的庆封又转道北门,结果北门之人猝不及防,被庆封攻入了城内。但是,当他继续攻打齐景公宫殿之时,却未能攻克。情知不妙的庆封,不得不逃往鲁国。

逃至鲁国后,庆封习性仍然未改,不但生活奢华,而且倨傲无礼,为鲁国卿士叔孙豹所厌恶。后来,齐国人派人来鲁国声讨收留庆封,庆封自觉无趣,就又逃到了吴国。

吴王余祭收留了他,还将朱方(江苏镇江丹徒镇南)封给了他。庆封便将族人都召集到了朱方,慢慢恢复过来,居然比在齐国时还要富有!

子服惠伯见此情形,有些不解地对叔孙豹说:“老天大概是要富淫乱之人,庆封又富起来了!”叔孙豹却回答:“善人富了是赏赐,坏人富了叫做灾殃。老天要让他遭殃了,或许是想让他们聚在一起歼灭吧!”

叔孙豹这番话说得有些毒,庆封虽然在齐国作恶多端,但毕竟与鲁国人无怨无仇。人家在吴国富起来了,又妨碍鲁国人什么事了?

然而,冥冥中仿佛自有定数。

公元前538年,楚灵王为树立威信,率领大军伐吴,围攻朱方。8月,楚军攻破了朱方,不但将庆封杀死,还尽灭其族!庆封之族在吴国享受了八年的富贵生涯,就此彻底终结!

崔杼与庆封,在两年内,先后被齐人推翻:崔杼死后,其尸体遭辱;庆封被逐后八年,其家族被楚灵王所灭。如此下场,固然是由于他们自身的刚愎自用与混乱国政而造成,丝毫不值得同情。

然而,崔杼和庆封之乱对齐国未来的影响却更为巨大。

通过剿灭崔、庆二族,齐国新一代大氏族相继崛起,这其中就有著名的陈氏家族。在参加剿灭庆氏之战时,陈文子曾问儿子陈桓子能得到什么,陈桓子想都不想,就说:“得庆氏之木百车于庄!”庆氏一灭,陈氏就顺势崛起。六年之后,齐国宰相晏婴访问晋国,对着叔向无奈地哀叹道:“齐国现在已经到末世了,我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好结果;齐国就要归于陈氏了!”

陈氏,又称田氏。一百六十年后,田氏废黜齐康公,田和自立为君,正式取齐而代之。姜氏齐国,从此绝祀!